“十四五”規劃爲樓市定調

發佈時間:2020-11-17 發佈人:admin

       11月3日,新華社受權發佈《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
        根据《建议》内容,“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是:經濟發展取得新成效;改革開放邁出新步伐;社會文明程度得到新提高;生態文明建設實現新進步;民生福祉達到新水平;國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之後,乘勢而上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因此,本次出臺的《建議》,可謂意義重大。

       對於房地產行業,《建議》中也有相當篇幅的表述。其中,在優化國土空間佈局,推進區域協調發展和新型城鎮化方面,《建議》提出,要推進以人爲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實施城市更新行動,推進城市生態修復、功能完善工程,統籌城市規劃、建設、管理,合理確定城市規模、人口密度、空間結構,促進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協調發展。強化歷史文化保護、塑造城市風貌,加強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和社區建設,增強城市防洪排澇能力,建設海綿城市、韌性城市。

“房住不炒”定位要长期坚持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表述,就是首次把“房住不炒”寫入到文件中,這對於十四五的房地產政策具有較強的指導意義。實際上,自從2016年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首次提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后,“房住不炒”已經成爲中國房地產調控政策制定的一個主基調,此後多次中央層面的重大會議中都曾提及“房住不炒”。此次《建議》繼續強調了這一點,進一步說明,“十四五”将继续落实“房住不炒”的導向。作爲一項長期必須堅持的政策,需要地方、房企和購房者積極落實。

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是目標

       《建議》還提出,租購併舉、因城施策,促進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有效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給,完善土地出讓收入分配機制,探索支持利用集體建設用地按照規劃建設租賃住房,完善長租房政策,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十四五”期間房地產領域將繼續堅持租賃市場和購房市場並肩發展的思路,預計各類支持性政策會增加。而財政方面則體現爲各類財政補貼會增加,尤其是一些外來人口較多的城市,會享受更多的財政補貼。同樣,在“十四五”階段,住房保障供給也會在不同的產品線上得到體現。包括公租房、共有產權住房,以及部分限價房等,都可能會成爲改革的重點內容。

       對於《建議》中提到的因城施策,嚴躍進認爲後續各地會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各類政策調整。但需要注意的是,各類因城施策的內容都需要以“房住不炒”爲大前提,違背此類前提的政策不可行。另外,對於“完善土地出让收入分配机制”,類似政策有助於縮減城鄉差距,使得農村土地出讓收入真正支持農村發展。

       《建議》還指出,要深化戶籍制度改革,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和城鎮新增建設用地規模與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掛鉤政策,強化基本公共服務保障,加快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優化行政區劃設置,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羣帶動作用,建設現代化都市圈。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推進以縣城爲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

推動房地產同實體經濟均衡發展

       此外,在擴大內需戰略的篇章裏,《建議》在暢通國內大循環方面,提出要推動金融、房地產同實體經濟均衡發展,實現上下游、產供銷有效銜接。在全面促進消費方面,要促進住房消費健康發展。在拓展投資方面,要加快補齊基礎設施、市政工程、農業農村、公共安全、生態環保、公共衛生、物資儲備、防災減災、民生保障等領域短板。要推進新型基礎設施、新型城鎮化、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支持有利於城鄉區域協調發展的重大項目建設。

        严跃进表示,《建议》中提到的“促进住房消费健康发展”,這也意味着後續有可能會出臺一些合理的住房消費刺激手段,其本身也構成了內循環機制下的重要內容,有助於房地產市場更好發展。

土地出讓方面將會有重大調整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也是本次出臺的《建議》中比較重要的一部分內容。

       在實施鄉村建設行動方面,《建議》要求統籌縣域城鎮和村莊規劃建設,提升農房建設質量,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在深化農村改革方面,要健全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積極探索實施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建立土地徵收公共利益用地認定機制,縮小土地徵收範圍。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分置實現形式。保障進城落戶農民土地承包權、宅基地使用權、集體收益分配權,鼓勵依法自願有償轉讓。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發展新型農村集體經濟。

        嚴躍進認爲,健全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積極探索實施農地入市,以及前面提到的完善土地出讓收入分配機制和鼓勵集體建設用地做租賃住房,都將使土地出讓方面有重大調整,農村土地市場將會推動出現積極改革。